蜚声中外的韩城金城,堪称“小北京”。金城内古香古色的四合院,极富文化底蕴的门楣对联,令海内外宾客流连忘返。当人们徜徉在这座以北部高台上金代赳赳寨古塔为龙头,以中部南北走向的元、明、清古街道——金城大街为龙身、两侧的街巷为龙爪的千年古城时,举目眺望南方,便可以看见那作为龙尾的闻名遐迩的毓秀桥了。

    刘荫枢,字相斗,号乔南,自号秉烛子。明崇祯十年(公元1637年)生于韩城潭马村,康熙十五年(公元1676年)丙辰科进士。历任兰阳知县,吏、刑部给事中,户部掌印,江西赣南道副都御使,云南按察使,广东、云南布政使。康熙四十七年(公元1708年)任贵州巡抚。雍正元年(公元1723年)赐金归里,翌年病故,享年87岁。

    清康熙四十一年,刘荫枢回故乡韩城探亲,看到乡亲进城赶集,都被澽水河所挡,来往很不方便。于是,他决定用自己攒的钱在河上建一座桥,以方便家乡父老。当他把决定告诉家人的时候,除了夫人支持之外,几乎所有人都反对他的做法,觉得他应该把这些钱财留给子孙,再说他本人也需钱财养老送终啊!刘荫枢并不因亲朋的反对而作罢。他说: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他们若自己不努力读书,无知无能,我留给他们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呢!只有他们自己奋发自强,将来才能有出息啊!”一桥横跨澽水两岸,给南来北往的乡亲们带来了极大的方便,刘荫枢也因此德行而誉满韩城。

    过了几年,刘荫枢又一次回乡探亲,儿子对他说:“我们派人往桥头一坐,只要向每个过桥人收一枚铜钱,我们就有享用不尽的财富啊!”听了这话,刘荫枢想:“我建桥本是造福乡里的一件好事,没想到儿子竟然想以桥敛财,敲诈百姓。有我活着也许他还不敢这样做,等我死了之后,他要是这样做怎么办?我得想法子断了他这个念头。”第二天,刘荫枢便差人给韩城知县送去一张请帖,请他到家里来议商量卖桥之事。最终刘荫枢象征性地以二两八钱银子,将桥卖与韩城二十八里村社,并立字据为证。此时,儿子着急了:“我们建此桥,已经倾尽了家产,人家当官,家中都有钱有地,您看看我们家有什么啊!”刘荫枢语重心长地说:“这些年我一身清白、两袖清风,对得起朝廷和百姓,俗话说:好男不端祖宗碗,儿孙兴旺福泽远。我造桥是为了家乡的父老们,现在卖桥却是为了你们!许多人做官敛财,致使儿孙骄奢淫逸,多堕落成纨绔子弟,这正是我不愿看到的啊!你们要是人人都能自强自立,这才是我最大的愿望!”

    刘荫枢的谆谆教诲,终于使儿子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,也令当地官吏和百姓极为感动,大家纷纷建祠立庙,以纪其功绩。听当地的老辈人说,过去在澽水桥北边,就修有刘公祠,在他所修治的柿谷坡顶上还立有刘公碑呢。

    300年来,几度岁月更迭,几多世事沧桑,毓秀桥依然默默地卧居在澽水之上,细数春华秋实,静观朝晖斜阳。它是不仅是刘荫枢功在桑梓的见证,更是为他清正廉洁的品德树起的一座丰碑,至今仍在韩城民间广为流传,被人们当作培养后代自食其力、独立生活的活教材。刘荫枢公堪称一位中华传统美德的楷模,一位具有谦和恭俭让的贤者,一位先天下忧后天下乐的智者。他的名字将永远被人们铭记,他的精神将万古流芳。

渭南市

    渭南历史悠久,源远流长,自周、秦到汉、唐两千多年间,一直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