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康紫阳民居 石板房(组图)

瓦是石板,墙是石墙,地是石地,石头做成的房子里,住着终年和石头相伴的人。这样的石板房,长在紫阳。

关闭

滚动鼠标滚轮,轻松浏览图片集

键盘→←键同样支持翻页

组图信息

推荐组图  Recommended更多>>

返回封面

点击箭头可翻页

  • 编辑:宋锐
  • |
  • 评论
  • |
  • |
关闭

    瓦是石板,墙是石墙,地是石地,石头做成的房子里,住着终年和石头相伴的人。这样的石板房,长在紫阳。

  “清涧的石板,瓦窑堡的炭。”在陕西,说到石板,叫人首先想到的是清涧,其实,真正意义上的石板,在紫阳。紫阳的石板是真石板,像千层的油饼,用扁锤沿石角一敲,就能起下一块。一层一层的石板,像压结在一起,中间还都抹了油,层次之间不粘连。各地有各地的物产,紫阳一是石板,二是茶叶。

  晨起的汉江,韵出了晨雾。一夜春雨,石径、田埂就都湿了。吱呀一声,柴门开了,石板房里,有婀娜的女子走出。女子牙咬发卡,手执木梳,歪首于汉江边,临水照花。一头瀑布,从天而泻,那幽幽的江水,就荡起了一江的黑绸。间或的一声鸡啼,震落了石板房檐悬挂着的最后一滴雨水。鱼鳞一般的石板上,油亮着三月的春色──这样的景色,秦朝的时候就有了。

  有人说,紫阳的石板房有上百年的历史,其实,紫阳的先民住在石板之下,已经越过了千年。

  紫阳的汉江边,皆是石板。江水冲过,一楞一楞的,鱼脊一般。石板为基的沿江两岸,参差错落地生出了石板房。天空是蓝的,江水是蓝的,江水边的石板房顶也是蓝的。天地通蓝的氤氲,叫人联想起这个以道家真人命名的县──“紫”、“阳”。这样的一方地面,笼罩在一种色彩与阳光的吉祥中。

  墙是石头砌的,宽过尺五,高多盈丈。支离的碎石,角线挂灰,平面往外地块块砌起。石墙的顶上,再架木椽,木椽的上面,再铺石板。石板从檐口铺起,块块叠压,至脊而收。石材的地基,石材的墙体,石材的屋面,天然的材料被紫阳人巧妙利用,筑屋造房,建宅修舍。这样独特的石板房,居住于内,冬暖夏凉。令人惊奇的是,入屋观天,隙罅孔洞之间,能见蓝天透亮,有波射阳光,然淫雨旷日,也滴水不漏。雨来,屋顶石板遮挡,水不入室。放晴,满室潮气蒸发,沿缝隙罅漏四散飘逸,室内很快又可干爽如初。此一地面,石板房真乃天佑而出。

  最有趣味的是石板房的屋顶。一块块薄薄的石板,形状不一,大小各异,天然的纹理,自然的质地,一块块的石板,充当了大小不一的屋瓦。万千形状的石板,在一幢房子的屋顶上,都被派用到了最为恰当的位置。任何一片石板,都不可能与他片调换。一片不安心本职岗位,都可能导致全体皆乱,风侵雨入。这就是紫阳人的高明,深知才尽其用、物尽其能之理。对于石板来说,再不规则的长相,紫阳人都能给它们找到最为恰当的位置。推而广之,依山面水,取石用木,各类人才各尽其用,以至“竹头木屑”,紫阳人的利用能力要高出他人一筹。

  青山不老,绿水长流。石板的寿命,就这么成百上千年地绵延着。屋脊的两旁,生着绿苔,角落的缝隙,长着瓦松。石板筑就的房子,混合着岁月的痕迹,任百十年间的风雨飘摇、时光流逝。一幢幢的石板房,散落在汉江两岸。一座一座,已记不准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。长出来了,就久远地站在了那个地方,高低错落,俯仰有致,与江水呼应,共山峦同辉。一座座的石板房,天造地设般地各得其所,它们在最恰当的位置,以最和谐的样子矗立着。汉江两岸的石板房,在紫阳人的心目中,站立成了紫阳人熟悉的风景。

  想到了新疆的泥顶房。新疆地区降雨稀少,有些地方年降水量不足50毫米。由于过于干旱,宝贵的雨水降到屋顶、地面,不待流动,就被挥发净尽。故而新疆地区房子屋顶基本无瓦,只是泥巴糊覆即可。紫阳北依秦岭,南屏巴山,两山扯雾,阴雨不断。所谓巴山夜雨,紫阳亦得其韵。这里的房屋,以石板为瓦,成十上百年,尽可无虞矣!想那阴雨季节,紫阳的石板房上大珠咚咚,小珠叮叮,雨水成线,檐头飘落,山野城镇皆烟雨霏霏。人们闲居屋下,口衔烟杆,燃火烹茶,相互关公赵云一番,当是何等乐事?

  30年前,紫阳的石板房举目皆是,如今,石板房的身影日渐消失,要看石板房,得有向导引路。过些年再来紫阳,还不知能不能看到石板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