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伯瑞老人今年68岁,他自幼在波罗古堡长大,从没离开过古堡,他对波罗史志脱口即来。见证了古堡历史风云和兴衰变幻的陈伯瑞,无一日不期待这个生长的地方焕发荣光。

  说是堡,其实规模挺大。“让我说,这里就应该叫波罗古城。”陈伯瑞说,这里原本居住一万五六的人口。再加上来往客商、赶集人潮、以及驻扎的军队,所以任何时候都觉得人多。陈伯瑞回家拿了铁环,推着铁环在人流中穿梭。这条石板街,两头高,中间低,本地人称“元宝街”,街两边的店铺纷纷摘下门头的灯笼,准备上灯。

  “小伙伴儿们在凌霄塔周围玩耍。塔下方壁崖前仍站着许多等待上香的人,壁崖里便是北魏卧佛寺石窟。夕阳沉在远处的山梁上,宽阔的无定河水面霞光摇动,摆渡的人驾着小船,穿过起伏的芦苇荡,驶入霞光粼粼的河面。远处起伏的沙丘,在夕阳里明暗分明,迎光的一面像着火了一样散发金色的光辉,背光的地方幽幽暗暗。大漠之中,一缕炊烟袅袅升起,没有风,烟像一根轻淼淼的柱子竖在空中。”

  陈伯瑞记得学堂的老师说过,这景象就是: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。”这是老人对昔日古城的记忆。

  习仲勋策动“横山起义” 最困难时期振奋民众信心

  “1946年10月13日清晨,晨光熹微。往日里,这时已经能见此起彼伏的铺子开门的吱呀声,老人已经走上街晨练,挑着早点的小贩已经穿街过巷的叫卖。这天早上很奇怪,街上无人走动,寂静无声。”

  陈伯瑞被母亲摁在被窝里,街上传来整齐的跑步声。随后,又响起两拨部队跑步的脚步声。

  这就是习仲勋等人策动的“波罗起义”,驻守波罗的国民党陕北保安指挥部率军起义。起义随后波及高镇、吴家园、五龙山及横山县堡,最终国民党陕北保安指挥部新编第一旅和二十二军部分官兵5000余人成功起义。史称“横山起义”。

  起义正值国民党胡宗南部大举进攻延安的困难时期,振奋了民众信心,震动西北国民党各部。至此,国民党榆林驻军失去屏障,与胡宗南部联系被切断,为中共中央转战陕北打通了通道,为粉碎蒋胡进攻陕北创造了有利条件。

  波罗古堡欲打造中国第一影视堡

  榆林龙洋机电集团董事长白凯说,“波罗古堡完全可以打造中国第一的影视堡。”他这么说有自己的道理:“波罗古堡依无定河水畔,自古是优产稻田,米质赛过宁夏河套平原产米,有塞上江南美誉。野生芦苇沿河道蔓延风情无限,周边有风光秀丽的湿地、河流、高原、山地、草原、林场、以及专门预留下的一片沙漠,摄制高原题材的影视剧的主镜头可以在波罗一次完成,无需转场。”

  波罗古堡周边就是湿地河流,这里的农耕、风景颇有江南风情。波罗古堡是兵家要害之地,又地处交通要冲,驻军、驻官、来往商贾不乏江南才俊,他们中有许多人在堡内安家落户,也给波罗古堡内的建筑带来了许多江南味道。

  目前,波罗古堡影视旅游基地的各项建设已逐步展开,这个历经刀兵、繁华辗转和中国革命风云的小堡,有望再度向世人展现它与众不同的风情。

  波罗古堡有旅游集散地潜质

  波罗古堡所在波罗镇位于榆林市横山县东北,约30分钟车程,沿途的无定河沿岸在横山近年的努力治理下,自然环境之好出乎意料,野生芦苇沿着水面绵延不绝,有些地方的芦苇丛有几十米宽,靠近河岸的湿地恢复了古时的水田。你完全想不到,在干旱少雨的黄土高原深处,还藏着这样颇有江南风情的地方。

  陈伯瑞说,“波罗古堡人文遗存丰富,佛教文化、边塞文化、商贾文化、军事文化厚积,自然生态极佳,将在这一旅游带中扮演集散地的角色。”(记者 魏永贤 马广浩 王帅)

榆林市

   榆林市位于陕西省的最北部,在陕北黄土高原和毛乌素沙地南缘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