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部网讯(记者 王帅 魏永贤 马广浩)黄河进入陕西吴堡县一段,在穿过秦晋大峡谷后,宽阔舒缓的河面猛然跌入一段约一百五十米长、落差接近十米的狭窄河道,河道底部是起伏的岩石,安静的黄河猛然收缩变窄,像一条巨龙猛烈的翻滚奔腾,百十米宽的河面上黄色浪花此起彼伏的喷溅,澎湃的水声连绵不断的涌入耳朵,观者无不惊叹。因为这一壮美奇景,吴堡县境内的这一段河道获得了“天下黄河第二碛”的美誉。

  河道边是鬼斧神工的天然壁崖,一块块高低不同的巨大岩石阵构成的城池抵住奔腾的河水,岩石顶端相对平整,岩石下方被日夜奔流的流水和流水裹挟撕咬打磨,渐渐掏空,成为悬在壮阔激流之上的天然光景平台。

  站立在岩石突出至河面部分的前端,脚下是呼啸奔腾的流水,水流扑击岩壁,能清晰的感受到岩石的震颤,不时有水花溅起至脚边、裤腿甚至面部,身后的夕阳将人的影子拉长、扔进波光闪烁的奔腾流水,眼前自己的影子被水流撕扯、推搡、翻转、埋进水底又忽然推向黄色浪头,恍然感觉那奔腾的激流将你的影子变成了绳索紧紧撅在手中,誓要将你完全拖进霞光闪烁的激流否则决不罢休……

  天下黄河第二碛或打造“黄河第一漂”

  “碛”字面意思是指砂石积成的石滩,当河流经过石滩时,会形成起伏飘摇的水流景观。黄河第一碛指壶口,第二壮观的便是吴堡县上拐村的这一段,因而被称为“天下黄河第二碛”,当地人也简称之“二碛”。

  吴堡县官方也流露出对打造“黄河第二碛”的期待,“打造影视城、观景带、基础设施,开展观光和漂流。‘黄河第一碛,壶口比这儿壮观,但也因为太壮观无法进行漂流,‘二碛’就具备打造漂流的条件,惊险刺激堪称一绝,绝对是‘黄河第一漂。’”

  “我真实的体验过‘黄河第一漂’,太刺激了。小船在奔涌的水流中颠簸起伏,我端着相机,镜头里是一片黄色的壮阔水面,浪花翻腾,一团黄色的浪花扑向船头,箍着白头巾穿着白坎肩的船工们俯下身子,船猛的沉了一下,黄色的泼向伏下头的船工,泼进镜头……我一个趔趄,险些跌进水里……”吴堡电视台摄影记者张永强眉飞色舞的。

  2009年,张永强导演拍摄了吴堡首部MTV《黄河人》,《黄河人》由本土歌手慕虎平创作并演唱,以建国后黄河汉子追求幸福生活的人生经历为线索,展现陕北的发展和文化。其中“黄河纤夫闯二碛”一节,描绘了当年黄河水运的繁荣景象,以及黄河汉子吃苦耐劳、勇敢坚韧的人格特性。张永强描绘的正是拍摄“黄河纤夫闯二碛”一节的画面。

  2009年.九名船工应张永强之邀,回到吴堡拍摄。纤夫们拉着小船从二碛最底端逆流而上,小船在波涛滚滚的黄色河面上颠簸前行。拉一趟的费用是1300块,为达到最佳拍摄效果,船工们总共拉了7趟。张永强说,全部拍摄都是他自掏腰包,从筹备到最后成片,总共花费两万元,相当于他半年的工资。张永强说,在二碛拉一趟纤要1300块,真的不贵。

  张永强说,“我希望‘黄河第一漂’能够实现,开创吴堡发展的新篇章。”

  吴堡县政府工作人员说,“黄河第二碛在吴堡境内的河岸是非常壮观的天然壁崖,吴堡县没有能源资源,经济相对落后,如果能够开发‘黄河第二碛’,可能会带动经济发展。”

  黄河西岸今韩城至吴堡 为秦国与魏国反复争夺焦点

  吴堡县历史爱好者王宇翔说,“《大秦帝国》中秦孝公嬴渠梁所议‘没有河西失地,秦国便永无宁日’的说法完全正确。魏国控制了黄河西岸秦晋大峡谷的山地,便拥有了随时进击秦国的通道。河西失地就是悬在秦国头顶的一把利剑。”

  魏国最强盛的魏文王时期,拜吴起为将,魏国逐步侵蚀秦国土地,陈宇翔说:“魏国在河西最强盛时期,在广袤的河西高原设立上郡、河西郡,控制从南向北沿洛水与黄河的夹角地区,包括今天的大荔、澄城、合阳、韩城(少梁)、延安大部分地区、榆林的米脂、绥德、吴堡、佳县南等。”

  陈宇翔说,“吴堡是兵家必争之地,魏国攻占后,沿黄河以西修筑长城,从今大荔、澄城、韩城向北到吴堡、佳县南部,魏国削弱后吴堡被赵国攻占,之后被秦国攻占,秦国控制韩城至吴堡、佳县南的秦晋大峡谷西岸后,重新控制了黄河天险,拥有了稳固的大后方,从此争霸历程。”

  陈宇翔还认为,在战国争霸年代,吴堡是群雄争霸的焦点之一,吴堡的名称起源可能与魏将吴起有关,吴起建立了离石要塞,吴堡与离石要塞隔河相望,控制吴堡、建立城防要塞,吴起便拥有了进击河西高原的直接通道,现今陕北的延安、榆林等地都有与吴起有关的遗址。

榆林市

   榆林市位于陕西省的最北部,在陕北黄土高原和毛乌素沙地南缘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