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州甪直古镇的桥(组图)

  唐代诗人杜荀鹤,早就对古镇桥梁众多的特点作过生动的描绘。“故宫闲地少,水巷小桥多。”关于甪直镇古桥的密度,有人作过这样的对比:意大利的威尼斯桥很多,但据统计每平方公里只有0.66座桥;古城苏州“水巷小桥多”“人家尽枕河”之誉,关于古桥的数字则记载不一:刘禹锡诗称“春城三百七十桥”,白居易诗则为“红栏三百九十桥”。

关闭

滚动鼠标滚轮,轻松浏览图片集

键盘→←键同样支持翻页

组图信息

推荐组图  Recommended更多>>

返回封面

点击箭头可翻页

  • 编辑:宋锐
  • |
  • 评论
  • |
  • |
关闭

  唐代诗人杜荀鹤,早就对古镇桥梁众多的特点作过生动的描绘。“故宫闲地少,水巷小桥多。”关于甪直镇古桥的密度,有人作过这样的对比:意大利的威尼斯桥很多,但据统计每平方公里只有0.66座桥;古城苏州“水巷小桥多”“人家尽枕河”之誉,关于古桥的数字则记载不一:刘禹锡诗称“春城三百七十桥”,白居易诗则为“红栏三百九十桥”。《宋本方舆胜览》卷2《平江府》说“此乃城内官桥大数也”。北宋杨备说:“画桥四百。”《平江图》碑上所标的桥,或说314座,或说359座。苏州以15平方公里计,每科方公里也仅27座桥。在不到一平方公里的面积上有宋、元、明、清古桥四十一座(甪直古镇不足1平方公里,却有桥72座半,)可见其桥之密度堪为“世界之最”了。

  岁月悠悠,沧海桑田,由于大自然的风化毁蚀,留存至今的甪直古桥,最早的是宋代,其次是元代,大部分是经明清两代修复和重建的。古镇的桥梁用材和建筑结构,有明显的时代变化。最早为木桥。所以“桥”字是“木”字偏旁,而不是“石”字偏旁或“土”字偏旁。到了唐代,有木梁、木栏杆的石墩桥,刷以红漆,称“红栏”或画桥。因木材易腐烂,不能经久,所以到北宋时,木桥逐渐被石板桥所代替。“后来又因长的石条易折断,南宋时期便发明建造了石拱桥。

  同时,其建筑材料也就地取材,在宋元之际大多用青石(石灰岩),也有用武康石(产地在今浙江德清县)的。明代随着冶金技术的提高和金属工具的改进,木渎金山的花岗石能够大量开采加工,故现存古桥用花岗石的最多,少用青石与武康石了。

  甪直镇简直是古桥的博览馆。前些年,有人在甪直作过古桥的调查,现存的古桥还有四十余座,其中单明代建造的仍有18座之多,如明成化元年(1456年)建的东美桥等等。

  甪直镇有“三步二桥”之说。这是说甪直镇的桥多得刚跨过一座桥,随即左转或右转跨上另一座桥。事实上,在甪直的一段河道上就有三处“三步二桥”,即和丰桥与环玉桥、万安桥与三元桥、南昌桥与永福桥。

  甪直古镇东、西市河是吴淞江的支流——甫里塘和大直江的连接要道。为了方便水上航船,横跨于这条市河上的古桥大多为单孔石拱桥,拱孔布置在主河床上,两端辅以石级步道,以便来往行人。在这条水上要道上,只有广济桥、凤阳桥、太平桥为构造简单的梁式石板平桥,但它们的桥墩也筑得很高,桥坡石级就显得相当陡了。建造在甪直古镇市河沿街支流入口处的古桥都为梁式平桥,桥面与街面则基本相平,落差最大的也不过4~5个石级,便于行人通行。

  桥梁是活的文物瑰宝,记载着许多珍贵的资料。它并非只是一件实用的产品,它是具有装饰性及社会性的艺术品。桥梁本身千变万化的形态就具有高度艺术性,故此人们常用「苍龙卧波」等词语描写梁桥,用「新月出世」、「玉环半沉」等描写拱桥;而桥身各种装饰如文字、图画、雕刻、建筑等,都和桥梁结合起来,而且各种装饰也常寄寓了人们的美好意愿,或富哲理的禅思。

  人们利用自然的材料建造了桥梁,桥梁又为人们的出行提供了方便,并构成了人们观赏的风景。人们离不开桥。“小桥、流水、人家”结合得如此和谐,如此巧妙,正好应合了中国「天人合一」的哲思。古镇水网密布,河道纵横,所建桥梁一般轻盈灵巧、形态优美。
‍‍‍
‍  古镇的每一座桥梁,在修建时都非常注意造型。拱桥、园林桥更是佼佼者,桥桥如画,美不胜收。 那么,“甪直有七十二顶半桥”之说,怎么会代代相传的呢?这,又不能不谈到甪直的人文历史。

  甪直,古称甫里。自唐朝陆龟蒙隐居于此,并自号甫里先生后,文人墨客纷至沓来,甫里镇受甫里先生的名人效应,闻名遐迩,之后,甪直一方水土养育了一代代有识之士,也吸引了一批批名人贤士。历代文人留下了大量吟咏甪直的诗文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甪直古镇是开放的,她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广纳贤才,以与时俱进的意识辐射外界。在漫长的岁月中,甪直博采众长,积淀了深厚的文化底蕴。

  甪直人受丰厚的吴文化熏陶,又不断地丰富吴地文化。就看这“七十二座半”的传说也是很有文化味的。众所周知,九是个顶数,九个九组成的八十一是极顶,当你漫步在北京故宫等皇家庭院中,就会随处看到这至高无上的顶数。而比极顶少一截的“七十二”,是我国民间的极限数,泛指数多量大。孔子有七十二贤人,是说孔圣人桃李满天下;孙悟空有七十二变,是说老孙千变万化……。这样说来,甪直有古桥七十二座已够了,足以表达境内古桥的数量之多,密度之人。在“72”之后再加“半座”,是不是画蛇添足呢?不是的。首先,“七十二座半”超越了民间一般意义上的数量之多,凸现了甪直古镇的桥梁远比同类水乡集镇多的事实。

  桥是一种文化。甪直古桥,有一个个内涵深厚、十分雅致的桥名,一副副笔墨精到、章法严谨的桥联,一件件技艺精湛、刀法秀美的雕刻。它们无不闪耀着匠人的智慧和创造,令人百看不厌,回味无穷。桥是人与自然斗争的产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