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您的位置:首页  旅游城市  城市文化
  • 张渤与刘五纬治水的传说

  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  • |
    • 2014-06-09
    • |
    • 0 条评论
    • |
    • |
    • T小字 T大字

      无锡人祀奉的治水功臣张渤与刘五纬,分别治理了五里湖和芙蓉湖。当百姓们每天聚集在水井旁开始一天的生活时,也传递着有关他们的传说。

      市井人家,每日离不开水。水是生命必需的,闲谈起江南文明,常常听到的是“水文化”,其实上古的水并没有那么诗意,江南的文明不妨说也是一部“治水”保障下的文明。上古夏商周三代的无锡,属于《禹贡》九州之一,但却属“荒服”之地,这里地势低洼,鱼龙出没,大雨大灾、小雨小灾,是一个洪水甚于猛兽的地方。

      大禹治水的成功,确保了中国文明的向前发展,也包括了无锡的一部治水史。传说上  古之时,鲧用息壤治水,采取的是围堤堙水的办法,最后没有成功,他的儿子禹采取疏导沟通水系的方法,最后取得了成功。古代的无锡多水,晋唐时期,惠山北面有芙蓉湖,南面有五里湖,巧的是,治理这两个湖,一个采取了堙,一个采取了导,正合鲧、禹不同治水方式的先例。

      那时,惠山北面的芙蓉湖面积极大,远到常州,而且风光秀美。然而此湖蓄洪泄水的能力却极差,雨水一多就泛滥,农田常常不保。无锡可考的治水史,就是从治芙蓉湖开始的。

      公元前248年,战国四公子之一的春申君黄歇来到无锡建起城池的同时,就开始治理芙蓉湖,设立了无锡塘。今天吴桥下的黄埠墩,据说就是这位名公子当时治湖留下的土墩。此后芙蓉湖历代都有治理,也曾采取导水入太湖、入长江的方法,但真正有效的,仍是围湖造田,直到芙蓉湖只剩些残水剩汤为止。

      宋代元佑六年(1091年),无锡芙蓉湖开始堰湖为田。也在这一年,治理杭州的苏东坡调离杭州,他在西湖中筑的那道长堤被他的后任题名为“苏公堤”。苏东坡到杭州时,西湖差不多都成了田,但他认为,城中饮水都来自西湖,如果西湖都变成葑田,就会举城出现饮水危机,是苏东坡的举措救了西湖。当然,芙蓉湖的情况绝不同于西湖,芙蓉湖的水患是当地人民最为头痛的事。

      这一年起,芙蓉湖开始缩小,而无锡人的饮水史,也在这年出现了一桩破天荒的事:城内百姓纷纷相告,沈家巷一户姓宋的人家在巷口凿了一口义井,任凭大家去打水。这是无锡城第一口公用水井。

      发大水是令人恐惧的。历数无锡史上的水灾,至民国三十八年止共有87起。史上较大的水灾,如明代嘉靖三十五年(1556年)正月五里湖发生的湖啸,嘉靖四十年(1561年)发大水时,无锡成了一片泽国,舟船在街巷中穿行。到了明万历十四年(1586年)七月二十一日,老天又刮起大风,湖水骤涨,人民溺死的不计其数。

      治理芙蓉湖的能人是刘五纬。明天启二年(1622年),时任无锡知县的刘五纬修筑了北塘鹅子岸320余丈,人称刘公塘。他又大修芙蓉湖堤,分置堰闸,分立小圩,互防水患。直到今天,山北的大片土地上,仍留有以“圩、堰、塘、岸”为名的地名。今天西水墩上的西水仙庙,就是老百姓纪念、祀奉这位治理芙蓉湖的刘知县的地方。

      清道光三年和二十九年,芙蓉湖再次发大水,圩堤决口,农田荒芜,饥民多饿死。到了近现代,芙蓉湖已经早已不见踪影,但仍是低洼之地。

      治理芙蓉湖用的是设堰堤保圩田,直到湖面全部成为平地。而山南的五里湖直达太湖,就不能使用这样的手段了。解放后在五里湖的围湖造田,今天已退为湖面。而马山岛与太湖北岸间围湖而成的大片土地,当年就是梅梁湖与西太湖相通的宽阔水道,中间围合的就是梅梁湖。

      早在春申君治芙蓉湖后不久的西汉,无锡又迎来了一位治水的能手,他就是张渤。

      幼年听长辈提到二月初八“张大帝冻狗肉”,一直误以为这是一个奇怪的人,贵为大帝却要自己冻狗肉吃,而且四个女儿风雨雪火回家祝寿还要带来恶劣的天气,凭什么要供奉这么一个张大帝呢?

      民间传说的娱人往往是太平盛世时的小说家言,离水患越远,越让人忘记了张渤的真正功勋。张渤是继大禹之后又一位治水能手。大禹贵为“帝”,张渤被封到“大帝”称号也是有先例可循,但已是宋代的事了。

      今天五里湖上的渤公岛,就是为了纪念张渤而命名。有典籍说他父子二人都是大禹的得力助手,但仅从姓名结构来看,并不可信。另一说张渤是西汉吴兴郡乌程横山人,生于汉宣帝神爵三年(公元前59年),较为可信。无锡人因他治理五里湖有功,在南门外建立了张元庵祀奉这位祠山张大帝。五里湖是无锡泄洪蓄水的天然水库,但因连接太湖的出水方向又堵着一座牛犊山,所以遇到多雨的年份,就闹水灾。

      童年听到的故事几乎与分布的江浙一带的张渤传说如出一辙:张渤有神力,能驱阴兵,他化成一头“猪婆龙”,用嘴巴拱开了“犊山门”,疏通了“浦岭门”,使五里湖和太湖连通。从此五里湖才绝了水患,成为鸢飞鱼跃、五谷丰登的江南鱼米乡。

      芙蓉湖绝了水患,自身也成为了历史。而五里湖退渔还湖,成就了无锡的西湖。沧海桑田,里面有着说不完的故事。无锡治水历史的发展,也是水面逐渐减少的进程。

      无锡从前是河网密布,临水人家设网水中,还能守到活鱼。然而生活垃圾的污染让水质每况愈下,多年没有疏浚的小河渐渐让人感到窒息。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,随着旧城改造,无锡城内的河道逐渐填平,河水给生活带来的便利已经在记忆中淡化。

      童年时对北塘的记忆是对沿河生活的最后记忆。那时的河水,既担负着洗菜淘米的功能,也负担着刷马桶、濯拖把的大任。同用一岸水,眼不见为净。而船上人家,更是以河为壑,颇为自然。河水从清而混,由混而黄,逢着水流倒注引发“河泛”时,河底的淤泥沉渣全部泛起,平时难得捉住的小鱼死的死,跳的跳,这时极易捕捉到,家猫们靠着这个打起了丰盛的牙祭。

      张渤、刘五纬治水是谋求一地百姓的长久安危,而百姓治井则是保全一家用水的安全。事实上,在河水还算干净的时候,多数无锡人也是挖水井供饮用,当河道填为马路后,自来水又成为市民饮水的来源。

      但是,并不是所有人家都有地方打井的,许多人家的私井就给左邻右舍提供水源。而义井、公井,就更是成了市井生活的中心。除了宋代那口义井,无锡值得一说的水井还有两口。一是民国9年(1920年)8月在公园路建成的自流井。自流井是一种由钻孔造成的深而窄的井,钻孔所达深度使井水因自流水压而能顺利上升。公园路的这口井深达32.3丈,当年每天的出水量达到300多担,是无锡第一口自流井。

      另一口井就是位于崇安寺的洞虚宫古井。洞虚宫原名青元宫,是无锡早期道教宫观,宋大中祥符三年(1010)迁建到城中崇安寺左侧,改名洞虚宫。清代咸丰十年(1860)毁于太平军之手。1986年7月,这口古井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    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这口青石井栏的古井仍在使用,井旁有一家生意极好的大光明馄饨店,清澈的井水冬暖夏凉,给周围的居民带来不少便利。这口古井今天掩灭在银行花坛之下。

      时至今日,在自来水遍布的无锡,仍有不少水井掩映在花木庭园,或偏僻路边。多年前的夏日里,一到傍晚,井水就打上来浇地,把地面浇得凉爽洁净过后,就是乘凉的好地方,这时,切开一只用井水浸过的西瓜,简直是消暑无上的美味。

    宜兴梁山伯与祝英台的传说

     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悲剧,是中国古代四大民间传说之一,流传甚广,家喻户晓。宜兴是该传说的发源地之一。[详细]

    城市美食  The City Food 更多>>
    无锡市

    无锡市位于江苏省南部,长江三角洲平原腹地,太湖流域的交通…

    周边景区

    鼋头渚风景区 地址:无锡市滨湖区大浮镇镇充山村1号

    鼋头渚风景区

    江阴滨江要塞旅游区 地址:无锡市江阴市山前路

    江阴滨江要塞旅游区

    华西村风景区 地址:无锡市江阴市华士镇华西村

    华西村风景区

    无锡灵山胜境(灵山大佛)景区 地址:无锡市滨湖区马山古竹路与环山东路交汇处

    无锡灵山胜境(灵山大佛)景区

    无锡三国城 地址:无锡市滨湖区山水西路128号

    无锡三国城
    • 无锡荡口古镇钱穆旧居(组图)

      无锡荡口古镇钱穆旧居(组图)

    • 无锡梁鸿国家湿地公园风光掠影(组图)

      无锡梁鸿国家湿地公园风光掠影(组图)

    • 惠山吴文化公园 三百六十行泥人馆掠影(组图)

      惠山吴文化公园 三百六十行泥人馆掠影(组图)

    • 无锡蠡园 蠡湖风景最盛地(组图)

      无锡蠡园 蠡湖风景最盛地(组图)

    • 探访江阴要塞 走进江阴军事文化博物馆(组图)

      探访江阴要塞 走进江阴军事文化博物馆(组图)

    • 无锡荡口古镇关帝庙(组图)

      无锡荡口古镇关帝庙(组图)

    • 无锡蠡湖公园晨曦(组图)

      无锡蠡湖公园晨曦(组图)

    • 无锡荡口古镇华蘅芳生平事迹陈列馆(组图)

      无锡荡口古镇华蘅芳生平事迹陈列馆(组图)

    • 太湖佳绝处 无锡鼋头渚剪影(组图)

      太湖佳绝处 无锡鼋头渚剪影(组图)

    • 无锡运河公园剪影(组图)

      无锡运河公园剪影(组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