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您的位置:首页  旅游城市  城市文化
  • 无锡荡口“小桥、流水、人家”的民居文化

  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  • |
    • 2014-07-08
    • |
    • 0 条评论
    • |
    • |
    • T小字 T大字

      山里人开门见山,荡口人开门见水。古时候,倘若从空中鸟瞰,荡口古镇就像一片硕大的荷叶,优雅地铺展在鹅湖西南方的水面上,东面是一望无际的茫茫湖水,西边以及纵横交错的叶脉,则是一条条绿波荡漾的河流。鳞次栉比的房屋,热闹繁华的街道,曲折悠长的石板路,如入画图的行人,全都流淌在水的怀抱中。

      荡口古镇众多的湖荡都是天然形成的,人们只是对它们进行疏浚整治。可那密如蛛网的河道,大多是由人工开挖出来的。

      第一条人工运河当然是泰伯渎,这条河是一部流淌的历史,是当地几千年人水和谐的见证。康熙年间由吴存礼编定的《梅里志》的描述了顺着泰伯渎及其支流的流向,所见到的荡口水乡景象——
    泰伯渎“又东过苏舍桥,经沉苏荡口,又东过福华桥、杨巷桥,其支者南行为湾泾河,注入青荡。又东行至新桥入鹅湖。其支者于新桥之西北,行经荡口镇,绕出东沙泾水月庵之东,而入鹅湖。自福华桥以东,东沙泾以西,夹岸居民千有余家,华氏居十之七八,世称荡口华氏,为巨族也。”

      当时荡口,千余户人家包括上百家各色店铺,全都枕水而居,伴水而眠。每天清早,霞光初照,晨雾尚未散尽,随着此起彼伏的鸡鸣声、婉转悠扬的吴歌声和穿街走巷的叫卖声,镇上便热闹起来。

      岸上店铺纷纷开张营业,店员们生火,扫地、抹桌子,卸门板,摆设铺面,招揽顾客,忙得不亦乐乎。起早的少妇们身子一斜,腰里夹个木盆,轻盈盈地来到河滩头洗衣服,边洗边热闹地谈论刚刚从消息灵通人士那里听来的新鲜事,没有外头的消息就拿邻里姑嫂妯娌说事,甚至拿自家男人来开涮:“嫩看,我俚男人几化邋塌,衣服着得龌龊得来!”“嫩笃男人还算好——我俚咯还要弗像腔!”
    尽管荡口自古隶属无锡县,本地人说话的腔调却更像苏州人,嗲声嗲气,糯笃笃哩,是正宗的吴侬软语。

      水面上百舸争流,有扯着白帆跑长途运输的大木船,有用黑漆篾篷围裹得像个滚筒似的小网船,有以架在尾艄的木橹作动力的敞口船,有急匆匆赶水路的,有靠岸做生意的,其热闹程度不亚于岸上。

      哎乃的橹声、咿呀的桨声、悠扬的吴歌声、买卖的吆喝声、人们的说笑声、棒槌的捶衣声,分不清来自岸上岸下,组合成一支动听的水镇交响晨曲,形成一幅天然的《清明上河图》。

      如此景象穿越数百年时空,直至民国年间,除了沦陷的那几年外,一直未曾大变,不过此时镇上已聚集上万居民,街道和店铺更多了。

      多河的古镇必多桥。桥是亲水文化的杰作,是人水和谐的见证,是水镇凝固的诗。有了桥,才能做到水畅其流,人畅其行,人水相安,相得益彰。

      荡口人历代重视造桥修桥,大凡致富发达者,必定修建桥梁,这似乎已是不成文的定规。据《泰伯梅里志》记载,(明代前期)华仲谆在荡口一带建造新桥、福华桥、杨巷桥、延祥河桥等多座桥梁,大大改善了荡口的交通和水环境。据《华氏宗谱》记载,永安石桥也是华仲谆所建。《泰伯梅里志》中未说明永安桥为谁所建,只注明该桥跨濠湖口,嘉庆邑志失载。

      翰林学士华察致仕还乡后,在锡东地区新建、重建和修建了大批桥梁。载入《泰伯梅里志》的有25座,其中新建9座,重建4座,修建12座;建在延祥乡内的有10座,其中新建6座。以一己之力如此大规模兴建桥梁,在无锡县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。

      新版《无锡县志》记载,全县明清年间修建的桥梁,有官修(由官衙出资),也有民修。延祥乡所建桥梁几乎全是民修。荡口人既重视造桥,又重视修桥,前赴后继,代代相承。如旺家桥,明代前期由华允与妻子蔡氏首建,后由学士华察修建,清代康熙年间再由浦长发重建;建在荡口鹅湖边上的新桥,由华仲谆首建,后由华察修建,再由华进思于清代重建;延祥河桥,由华仲谆首建,华察修建,至清乾隆年间,再由华公弼重建。

      明清两代地方史志中,除节妇烈女外,鲜见女子留名。凡女中俊杰,一般都是幕后英雄。明代蔡氏是个例外,《泰伯梅里志》在记述旺家桥时,注明是由华允与其妻蔡氏建,按常理推断,很可能是华允去世时桥梁尚未竣工,蔡氏继承丈夫遗志,接着把桥建好了,就像汉代女中豪杰班昭续写《汉书》一样,故史书中破例记下了她的姓氏。

      荡口人有句众口相传的俗话:“行善积德三不忘,修桥铺路造学堂。”把修建桥梁置于行善积德的首位,可见人们对其重要性的高度认同。从前荡口究竟有多少桥梁,现在已经无法精确统计。

      据查,清末延祥乡载入《泰伯梅里志》的桥就有44座:苏舍桥、福华桥、杨巷桥、刘团桥、断塘桥、东桥(今改称“承先桥”)、积余桥(俗称“鲫鱼东桥”)、应隆桥、徐充桥(又名“徐冲桥”或“齐骢桥”)、昌浦桥(《康熙邑志》作“菖蒲桥”)、曹墓塘桥、桑园桥、旺家桥、朱舍桥、盛桥、新桥、湖桥(又称“老湖桥”)、旺儿桥、通源桥(又名“大奶桥”)、延祥河桥、黄塘桥、马泾桥、义盛桥(《万历邑志》作“倪盛桥”)、张马桥、谢埭桥、东西二濠桥、曹家桥、司家桥、庙桥、陆皮桥、东庄河桥、马家浜桥、翰林桥、皮桥(当作“淝桥”)、甘露市桥、蔡桥、蔡师桥、师姑桥、唐巷桥、虹桥、永安桥、东桥(不同于“承先桥”)、宅圩桥。

      还有一座由华察修建过的唐贾桥,原属延祥乡,清代划入上福乡。其中,还不包括那些零散架设在乡野及村落间小河渠上的无名小桥。

      清末延祥乡拥有的桥梁数量,是《泰伯梅里志》所记载的同是著名水乡的六个乡(泰伯、梅里、垂庆、延祥、上福、景云)之最,也是当时无锡、金匮两县各乡之最。新版《无锡县志》记载:清光绪七年(1881),无锡、金匮两县共有列入史志记载的桥梁497座,其中城区53座,两县22个乡共有桥梁444座。延祥乡拥有的桥梁,占到其中的十分之一。

      想当初,杜牧“二十四桥明月夜”一首诗,使扬州“水城”的美名传扬天下,而清代延祥一个乡,就有载入史册的桥梁四十四座半(唐贾桥算半座)!这些桥绝大多数建于明清两代。清康熙年间编定的《梅里志》记载:“荡口镇相传为孝子丁兰故里,南有丁公桥,其遗迹也。”这座丁公桥必定历史久远,应始建于东汉。但元末《无锡县志》和清末《泰伯梅里志》中都无记载,现已无迹可查。

      明清时期荡口建造的桥梁,大多是石桥,尤多石拱桥和石梁桥,也有少数木桥,或大或小,造型各异,因河制宜。这些桥既是交通工具,又是架在水上的风景。“小桥、流水、人家”,是历代诗人画家笔下的经典,如此脍炙人口的美景在荡口处处可见。

    宜兴张公洞的传说

      湖滏单家巷的东南角上有一个小村庄叫吴家巷,与单家巷相隔仅百步之遥。这两个村巷在古代,据说是湖滏大集镇上的两条街巷。相…[详细]

    城市美食  The City Food 更多>>
    无锡市

    无锡市位于江苏省南部,长江三角洲平原腹地,太湖流域的交通…

    周边景区

    鼋头渚风景区 地址:无锡市滨湖区大浮镇镇充山村1号

    鼋头渚风景区

    江阴滨江要塞旅游区 地址:无锡市江阴市山前路

    江阴滨江要塞旅游区

    华西村风景区 地址:无锡市江阴市华士镇华西村

    华西村风景区

    无锡灵山胜境(灵山大佛)景区 地址:无锡市滨湖区马山古竹路与环山东路交汇处

    无锡灵山胜境(灵山大佛)景区

    无锡三国城 地址:无锡市滨湖区山水西路128号

    无锡三国城
    • 无锡蠡园 蠡湖风景最盛地(组图)

      无锡蠡园 蠡湖风景最盛地(组图)

    • 无锡蠡湖公园晨曦(组图)

      无锡蠡湖公园晨曦(组图)

    • 无锡长广溪湿地公园剪影(组图)

      无锡长广溪湿地公园剪影(组图)

    • 泰伯至德闻九洲 鸿山泰伯陵揽胜(组图)

      泰伯至德闻九洲 鸿山泰伯陵揽胜(组图)

    • 宜兴紫砂壶赏析(组图)

      宜兴紫砂壶赏析(组图)

    • 无锡灵山胜境景区 灵山大佛

      无锡灵山胜境景区 灵山大佛

    • 无锡荡口古镇会通馆(组图)

      无锡荡口古镇会通馆(组图)

    • 无锡金匮公园风光掠影(组图)

      无锡金匮公园风光掠影(组图)

    • 细数无锡形形色色的博物馆(组图)

      细数无锡形形色色的博物馆(组图)

    • 无锡惠山古镇掠影(组图)

      无锡惠山古镇掠影(组图)